欢迎来到中国生物产业网
易资源网
滚动新闻
·农业养殖用上低碳发酵床 ·“广阳模式”成为加速区域现代农业发展的强大引擎·农业部发布《农业植物品种命名规定》·安徽省各地强化春耕化肥价格监管·春季种子市场检查行动取得阶段成效·新疆农田废旧地膜回收利用专题研讨会召开

转基因大米有没有毒?

核心提示:俞强博主科学网博客写了篇文章为唐广文教授辩护,文章叫《“金色大米”是药还是毒?危险在哪里?》。文章为唐广文的行为辩护。文章提出了一个新问题,转基因大米有没有毒,人们如今看待转基因食品的作法哲学上有没有问题?

  【中国生物产业网www.cnbioindustry.cn】2012年9月5日讯  俞强博主科学网博客写了篇文章为唐广文教授辩护,文章叫《“金色大米”是药还是毒?危险在哪里?》。文章为唐广文的行为辩护。文章提出了一个新问题,转基因大米有没有毒,人们如今看待转基因食品的作法哲学上有没有问题。?

  俞强博主的文章《“金色大米”是药还是毒?危险在哪里?》,告诉我们金色大米是药不是毒,没有危险,而且还辛辛苦苦地翻译了美国华人唐教授的论文部分。是学者的都应该知道,论文不是科普文章,不能面面俱到。她的论文当然不可能介绍普遍接受的事实,所以那论文只介绍金色大米的营养学结论。

  那篇论文不能作为转基因大米有毒或者有危险的判据,也不能成为指责唐广文教授故意不介绍转基因大米风险的理由。因为文章是讨论有效性的不是讨论危险性的。其实俞强先生完全可以翻译一篇金色大米不会产生遗传后果的其他人的研究论文。文章有些跑题。

  那么转基因大米有没有毒?其实科学网没有任何人说转基因大米是毒。对一类转基因食品,大家当心不是金色大米有毒问题,而是担心更深层次的转基因食品会不会引起基因变异。就像我研究的CO2问题,CO2不是污染物,没有毒,但是它会带来全球性的风险。

  俞强先生说“金色大米”是药不是毒。错了,转基因食品不是毒品,大概也不是药品,不然人员就有审批严格程序了不能天天把药当饭吃,告诉家长,他们的孩子连续吃了3个月的药,家长也不放心吧,因为药品是会有副作用。

  转基因大米不是毒品也不是药品,更不是危险,而是风险。风险不是确定的危险,而是以一定概率带来普遍性危害的,不过它的成功会带来利益。危险是没有利益的。有些人似乎分不清风险与危险的概念。建议大家理解一下这两个词。

  俞强先生说大家对转基因学者和转基因食品搞“有罪推定”,提倡无罪推定。这就涉及一个哲学问题,我们怎么认识这个世界。什么是无罪推定?无罪推定是为了保护人权的,对转基因学者行为当然要搞无罪推定,但是转基因食品不是人,所以它没有人权,不存在无罪推定问题。无罪推定是因为人类敬畏生命的世界观,也就是为了保护生命,人类就是应该以有罪推定的原则审查各种新产品。

  我们知道质量管理吧?质量管理就是有罪推定精神审查产品的,一批产品,只要不合格数超过几个,整个生产批都被宣布不合格,检验按严格标准的,因为不合格产品使用有风险。同样,转基因食品是产品,它必须接受产品检验。

  对新产品搞有罪推定,是人类进化的哲学选择。神农尝百草,是尝,不是吃,因为神农对百草搞了有罪推定,一件一件的尝试。设想两群猿人,一群吃百草,大家放开吃,只要百草里有一个有毒,这群猿人就中毒死了,被进化淘汰了,因为他们吃百草的文化而被淘汰。另外一群,这群叫神农,他们采取尝的战略,轻微吃一点,会有不良反应的不再吃,所以他们闯祸下来,进化选择了他们。

  当然完全补偿也不行,因为这样人类没有商品,可能粮食供应不足,也会被淘汰。所以人类哲学,把这种行为叫做挑战风险,以一定比例人数的去尝。当神农的群体大的时候,人类可以付出一个叫神农的人。大多数画片里,神农被想象为老年人,因为老年人的生存价值平均意义上不如青年人和儿童,也因为老年人有经验可以应对危险。这就是风险决策。风险决策是人类哲学的一部分。如果是危险,比如跳进火山口,是危险,人类是不去尝试的。人类的哲学是挑战风险,不挑战危险;而且对挑战的风险先行做好应对策略。

  现在说到转基因食物了。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公认理论上证明它一定不会引起人类自己基因的突变,有没有足够的时间证明使用者一定没有遗传问题,因为基因突变可能要数代人才能显现。所以人类从自己的哲学选择“尝”,“尝”这就包括给实验者知情权,为实验者购买足够的保险,这是一种伦理要求。别人为你实验了,你必须为之承担风险。西方国家一般要求购买巨额保险。中国这方面认识不足,要求购买的保险不足,就成为一些人为了商业利益投机取巧的地方。所以我呼吁建立伦理基础上的法律。

  与一般药品相比,转基因食品的问题主要在于没有确证它不会引起遗传变异,如果有可遗传的变异,就会发生愚公说的“子子孙孙是不会穷尽的”,而且这个变异不知道变得对人类更健康还是不健康。这就是风险。变得更健康,当然好,变得不健康,问题就大了。风险决策要求保守,最好是不要,人类毕竟生存了200万年,还能生存。改变基因,不能生存问题就大了。比如维生素A,可以吃人类正常食品获得,犯不着让人类变异的风险。所以转基因食品会遭到大多数学者的反对。我说我不反对转基因食品,就因为风险还是要犯一点,人类才能有进步。不过要把风险压到最小。金色大米既然在成年人中实验了(是不是在津巴布韦?),就等一等这些成年人经过数十年有没有危害,他们食用金色大米后生的孩子有没有变异。过20年说。急着用孩子实验,只能说为了商业利益。对人类,20年,等得起。

  对人的无罪推定,不是说人类一定无罪,不追踪嫌疑者,而是要求为嫌疑者找来有罪的证据,找不到有罪证据,就是无罪。但是有罪无罪的基础是法律,所以我呼吁立法,立法也是保护唐教授。

  在先有法律下,对于唐广文教授,无罪推定就要求生物学家俞强先生应该告诉我们转基因食品安全,理论上,实验上都安全,这样才能说明唐广文教授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为了中国儿童的健康像普罗米修斯偷来了火种,至少如俞强先生所说的,是个“爱国学者”。可是俞强先生在表示“并不很支持‘转基因生物’以及其它科技成果不必要的广泛应用,反对滥应用”后,让人对转基因食品加重顾虑时,突然笔锋一转,指责“批判‘金色大米’和‘金色大米’研究者、美国华人唐教授的文章的不讲事实、不讲道理、不讲科学、甚至谩骂,大有文化大革命中‘无限上纲’‘有罪推定’作风。”实际上俞强先生才犯了反右后期、文革初期大字报的毛病,无中生有,无限上纲。因为没有谁的文章批判“金色大米”,再说一个大米如何批判呢?这是逻辑不清。

  大家也没有批判“金色大米”的研究者,大家唯一质疑的是“美国华人唐教授”用中国孩子做实验的行为是否合法;当然在俞强教授赞扬唐是爱国学者后,许多人急着质疑她是否是爱国学者。至于说到搞有罪推定,那是转基因科学家的自惊,没有任何人说研究转基因有罪。“美国华人唐教授”的问题,主要被质疑的是:

  1 政府是否真正批准还是真正没有批准

  2 孩子和孩子的父母是否真正知情

  3 由于转基因食品存在风险,西方国家法律规定为实验者购买足够的保险,这一伦理要求,美国华人唐教授是否真正做到了

  我的呼吁是立法,立法既保护了儿童,也保护了唐广文教授,是无罪推定得于完成的基础,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末了,请看一看我的《什么是大字报》。俞强先生对大字报的定义就是有罪推定的。其实大字报最初是北京大学学生在“百花运动”开始是要民主的一种表达形式,“百花运动”变为反右,大字报才变质。俞强先生大可不必把大家的质疑说成是大字报。

  更多生物工程生物产业资讯,尽在中国生物产业网

  

实习编辑:Cassie

中国生物产业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他媒体,中国生物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及时联:rose.zheng@hnzmedia.com,我们将即时更正,谢谢!
评论总数:0 条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