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生物产业网
易资源网
滚动新闻
·2012 第三届中国国际生物质能产业大会10月在沪举办·“人造树叶”将水变成氢能源·能源危机对巴基斯坦的纺织品打击很大·中国加快转变煤炭工业发展方式 ·全球生物面临危机其多样性40年下降30%·浩源天燃气绿色清洁能源·天然气能源经济优势或将消失·英国投巨资计划发展清洁能源·我国页岩气能否改变能源格局·泰国将加大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玉米生物燃料黄金时代的终结·利用微生物基因测序提高生物燃料产出率·我国多个省市出台可再生能源利好政策·页岩气对美国能源结构的影响·中美于上海携手清洁煤合作·甲醇反弹终结或转入阴跌行情·民航局:生物航油拟年内商用·日美合作制作第二代生物乙醇·中石化重点投资生物制油、清洁能源、页岩气领域·罗保铭:发展并推广清洁能源是海南发展的选择·专家:推广中国经验不能热炒北京共识 不能强加于人我的搜狐·青岛20吨地沟油出口到荷兰 将加工成航空用油·全球能源战略博弈鹿死谁手?·复旦大学与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两会聚焦新能源发展 强调节能减排·第二代生物燃料机会仍在·生物质发电减排将提上日程·中山市力推新能源产业 为环境“减压”·巴西艰难抉择·能源争论不仅应考虑供给 还需反问人类为何过多需求

藻类燃料的商业化养殖 Heliae公司预开先河

核心提示:上周五,亚利桑那州的Heliae公司新工厂破土,称其正投身一项大事业:大规模商业化养殖并利用藻类,最终使其能用作交通运输燃料。充足的阳光、水和二氧化碳就是它所需要的全部。

  【中国生物产业网www.cnbioindustry.cn】2012年5月28日讯  上周五,亚利桑那州的Heliae公司新工厂破土,称其正投身一项大事业:大规模商业化养殖并利用藻类,最终使其能用作交通运输燃料。充足的阳光、水和二氧化碳就是它所需要的全部。

  

  尽管培养水藻所需的原料非常简单,当前的试点工厂到底能否吸引私人投资者以使该产业得以腾飞,这一点仍然有待观察。除了融资顾虑外,环境方面的忧虑也挥之不去。在工厂将藻类其转化成可以为汽车、卡车和飞机供能的燃料之前,养殖藻类的过程也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

  在一次电话采访中,Heliae公司首席执行官丹·西蒙(Dan Simon)向采访者解释说该公司最终的目标就是生产交通运输燃料。但在达到这个目的之前,他们将先把焦点放在更加容易实现的近期目标上:化工产品、化妆品以及绿色食品。随着公司的发展,其将扩展到海外、进军亚太地区。

  “我们永远都不会脱离运输燃料这个最终目标,”西蒙表示,“但这个目标需要逐步实现。生产成本必须降下来。目前的成本和产出仍没有经济效益可言。所有这些要影响到汽油价格,还需要花五至十年的时间。”

  西蒙继续指出,“有价值的科学技术需要时间来变成现实”,通过先摘取“低处的果子”,公司可以驱动营收和效率的提升,并降低生产成本。该公司所努力达成的目标有:保证该过程能形成“能源正回报”,也就是说养殖这些藻类所消耗的能量不能多于藻类最终所能固定的二氧化碳量。

  藻类燃料的批评人士坚持认为,碳循环过程使矿物燃料的燃烧显得更加可靠,而且归根结底(使用藻类生物燃料)所释放的二氧化碳多于被吸收固定的。《环境科学与技术》(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期刊还在两年前将藻类和其他生物燃料如玉米和柳枝稷等的生命周期进行了对比,并得出结论称,相对于藻类,使用传统作物制成生物燃料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更少,所消耗的水也更少。

  该研究报告还表示,发电厂和炼油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基本上未能被捕获。这是因为目前尚没有收集工业排放二氧化碳的有效途径。

  然而,藻类生物质联合会(Algae Biomass Association)反驳了这些结论,并表示研究者们得出这些结论所使用的是旧式生产方式的过时数据。为此,一直把持着生产技术私有权的生物产业如今表示可能将愿意将最新信息分享出来,以便研究者们能更好地理解今天的技术手段。

  “如果生产所需的能源真的大于最终能源产出,那我们在这里是图个什么呢,”Heliae公司企业发展总监尼克·多诺维茨(Nick Donowitz)说,“根据我们目前的进展来判断,我们正朝着能源平衡(energy neutral)或能源正回报(energy positive)系统的方向迈进。”

  今天的藻类能源还只是能源雷达上不起眼的一个小亮点;而明天,它可能成长为一个不可忽略的光斑。据派克研究公司(Pike Research)称,到2020年前,它可能成为年消耗量6,100万桶的大宗商品,市场规模到13亿美元,也就是说年复合增长率为72%。要知道,全球每天的石油消耗量是8,300万桶,美国消耗其中的1,800万桶。

  “理论上讲,藻类能源是有潜力将全球石油使用量全部替代的,然而,该产业却尚未生产出一滴商业化石油,”派克研究公司总裁克林特·维洛克(Clint Wheelock)表示,“尽管以藻类为基础的生物燃料市场将迎来迅速增长,但一旦关键的成本障碍得以克服,大范围规模化生产将面临一系列难关,其中包括获取营养、水分和私人资本的困难。”

  怎样才能帮助该产业快速达到其最终目标呢?藻类生物燃料生产商正恳请美国立法者对他们的产品与其他成熟的生物燃料如纤维素乙醇等一视同仁。这意味着将藻类囊括到适用于较成熟的生物燃料技术的税收优惠政策中去,以及设立替代性燃料目标的《可再生能源标准》(Renewable Fuels Standard)中。在该标准起草时,藻类燃料还是一个新鲜概念,尚未进入任何人的视野。

  美国国会前不久引进的新法案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该产业认为,有了这样的税收优惠政策,生产成本就有可能降低。当下,藻类燃料的成本据信是石油燃料的至少两倍。尽管这一数据可能由于各种因素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如工厂区位、技术手段以及是否可以被设置在现有发电厂或炼油厂附近以捕捉其二氧化碳排放量等。

  “其核心思想是结合农业原理与生产液态交通运输燃料的能力,形成一种可规模化、低成本的的科学技术,生产可以被直接提炼成汽油、柴油以及航空燃料的绿色石油。”圣地亚哥的蓝宝石能源公司(Sapphire Energy)企业事务副总裁蒂姆·泽恩克(Tim Zenk)对能源市场调研网站EnergyBiz的观众说。

  对此,石油行业又持何种态度呢?英国石油公司(BP)、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rp.)以及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都投资了藻类能源。其中最大的一笔投资,不消说是埃克森美孚承诺向合成基因公司(Synthetic Genomics)投入的6亿美元。藻类燃料与现有油气行业是高度协同的,并且可以与石油共用提炼设施。一般而言,大型油气公司的参与意味着,它们认为投资这一行业最终是物有所值的。

  今天的藻类能源还只是能源雷达上不起眼的一个小亮点;而明天,它可能成长为一个不可忽略的光斑。据派克研究公司(Pike Research)称,到2020年前,它可能成为年消耗量6,100万桶的大宗商品,市场规模到13亿美元,也就是说年复合增长率为72%。要知道,全球每天的石油消耗量是8,300万桶,美国消耗其中的1,800万桶。

  “如果生产所需的能源真的大于最终能源产出,那我们在这里是图个什么呢,”Heliae公司企业发展总监尼克·多诺维茨(Nick Donowitz)说,“根据我们目前的进展来判断,我们正朝着能源平衡(energy neutral)或能源正回报(energy positive)系统的方向迈进。”

  更多生物工程生物产业资讯,尽在中国生物产业网

  

实习编辑:Susie

中国生物产业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他媒体,中国生物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及时联:rose.zheng@hnzmedia.com,我们将即时更正,谢谢!
评论总数:0 条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