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生物产业网
易资源网
滚动新闻
·世界卫生组织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死亡病例上升·啤酒生产商喜力借收购APB巩固市场地位·美国研究出首个癌细胞大型代谢分析·国际新研究发现易感性骨折和骨质疏松症基因群·英国公众与科学家爆发“转基因冲突”·科学家激活肿瘤抑制基因·Nature子刊发表新技术突破·国际科学家发现新的易感性骨折和骨质疏松症基因群·美国铝循环利用节约能源95%·美国计划将监视芯片植入士兵体内 ·意大利科学家在5千年前木乃伊上发现最老红血球细胞·美国家航空航天局打造“漂浮”生物燃料农场·美国研成新制式环保型食品包装材料

是什么诱惑着科学家们跨越国界

核心提示:华裔神经科学家詹裕农(Yuh Nung Jan)和叶公杼(Lily Jan)是一对夫妇,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有一个实验室。他们已经在那里呆了30多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看清科学界的人才分布形式。20世纪80年代初,詹氏夫妇刚开始招募雇员的时候,他们主要招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最初11位雇员中有9位都是美国人。

  【中国生物产业网www.cnbioindustry.cn】2012年12月18日讯  华裔神经科学家詹裕农(Yuh Nung Jan)和叶公杼(Lily Jan)是一对夫妇,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有一个实验室。他们已经在那里呆了30多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看清科学界的人才分布形式。20世纪80年代初,詹氏夫妇刚开始招募雇员的时候,他们主要招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最初11位雇员中有9位都是美国人。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詹氏夫妇开始越来越多地引进海外人才了,其实他们自己也是20世纪60年代从中国台湾来到美国的。如今,他们的实验室有16位中国大陆的科学家、12位美国科学家和2位韩国科学家,加拿大、印度、新加坡、中国台湾、土耳其和德国的科研人员则各有一位。华裔科学家数量占压倒性优势。

  詹氏夫妇的经历并非个案。“在大多数一流大学里,研究生和博士后常常来自五花八门的国家,越来越趋向多元化,”詹裕农说。比如,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提供的数据,20世纪70年代,美国在物理学、工程学、数学和计算机方面的博士学位大约有1/4颁发给了非美国籍学者;而到2010年,非美国籍学者的比例超过了50%。在生命科学领域,外籍学者的比例从不到20%上升到了30%。英国、德国和澳大利亚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

  不过,暂时抛开数据不谈,《自然》杂志曾对全球2300位读者进行调查,并与专家进行了交流,试图弄清楚科学人才流动的深层趋势,他们到底为什么流动,流动趋势会发生什么变化。这个问题关乎全球的科技形势走向,对一个国家的科学发展前景也很重要,因为许多国家都希望加强或保护本国的科研人才实力。

  得益于对待外国科学家的开放态度,英、美等国的科研系统硕果累累,这种说法虽然很难证实,但似乎很有道理。对詹氏夫妇而言,也是如此,2012年,他们因在分子神经生物学上的贡献共同获得了奖金50万美元的格鲁伯奖(Gruber prize)。他们觉得外国研究者在带来科学贡献的同时,也丰富了实验室的文化氛围。从全球人才库中吸取养料,或许也能帮助美国弥补本国科教系统的缺陷。

  不过,有的国家担心本国的顶尖科学家正在外流。2010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布鲁斯·温伯格(Bruce Weinberg)做了一项研究,纵观全球,从1981年到2003年,最杰出的科学家中每8位就有一位出生在发展中国家,可是此后,这些科学家中有80%迁移去了发达国家(通常是美国)。印度新德里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研究国际人才流动的经济学家比诺德·卡德拉(Binod Khadria)表示,印度的人才流失了,“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都留在了国外”。

  这告诉我们,科学研究一直是全球性的,而现在,科学领域更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市场,那些研究系统资金充裕、充满活力的国家在这个市场上占了上风。“知识和科研工作实际上是无国界的,”美国纽约国际教育学院(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研究国际学生流动的拉伊卡·班达里(Rajika Bhandari)说“,科研人员会向资金和设备更有优势的地方转移。”

  美国是首选

  不过,全球人才流动的大局尚不明朗。在登记出入境人员时,许多国家把科学家和其他“高技术移民”归为一类,各国的记录也不尽相同。“更让人沮丧的是,我们没法用同样的方法追踪人才在各国之间的流动。”美国亚特兰大佐治亚州立大学研究经济学和科学的葆拉· 斯蒂芬(Paula Stephan)说,“我们对许多科学家团体进行过小范围研究,但没有全球人才的数据。”

  说到“迁移”和“流动”,人们常常会把永久性的移居和短期(6个月的学术访问或是两周的旅行,科学家可以借此在另一个国家建立自己的研究网络,而不必真正地移民过去)弄混。“人才流动的形式多种多样,但人们很少留意其间的差别。”荷兰恩斯赫德屯特大学社会学家格瑞特·劳德尔(Grit Laudel)说。

  斯蒂芬参加了一项研究,试图打破这个谜局:2012年12月《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将发表一份“全球科学”(GlobSci)调查报告,调查涉及4个领域(生物学、化学、地球与环境科学、材料学)内16个国家17000位研究者的迁移。他们表示,这是“对许多国家人才流动情况的首次系统性研究”。

  数据显示,各国之间,外籍科学家的比例(见“外籍科研人员比例”)和离开祖国的科学家比例(见“走向全球”),都有很大差别。美国的确很开放:截至2011年,在美国工作、学习的受访者中,38%来自海外,而且,几乎每个国家的科学家首选移居地都是美国。不过,从比例上说,瑞士、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外籍科学家都比美国多,其中瑞士的外籍科学家比例最高,达到了57%。印度的外籍科学家比例最低,其次是意大利和日本。而且,印度也是科学家流失比例最大的国家,40%的印度科学家在海外工作。日本和美国的科学家离开本国的比例则最小(本次调查不包括中国)。

  科究人员所处的职业阶段,也会影响科学家的流动。“全球科学”调查报告的另一位作者基娅拉·弗兰索尼(Chiara Franzoni)在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Milan Polytechnic)研究科学和创新,她对该调查的数据作了分析(未公开发表),结果显示,博士后中,外籍人员比例远高于教授(见“年轻人流动性更强”)。比如说,美国有61%的博士后来自海外,但是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中只有35%的外籍人员。

  《自然》对读者进行迁移意向和经历调查时也发现了相似的情况。比起更年长的科学家,刚刚获得博士学位的年轻人离开祖国的可能性大得多——他们对国际移民的态度也更开放,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职业道路尚未确定,也没有社会关系和家庭的束缚。对于是否考虑移居国外这个问题,拿到博士学位不到2年的受访者中只有10%的人回答“不感兴趣”,而拿到博士学位16年以上的人中有40%这样回答。

  “从政策角度来说,如果你想吸引海外留学生回国,那就该把目标对准年轻人,因为他们流动的可能性更大。”捷克查理大学研究科学与创新的经济学家帕特里克·高尔(Patrick Gaule)说。1993-2007年,他曾追踪过美国大学里2000位高级外籍化学家的流动。他估计,这些人中只有9%会选择回国,35至45岁的人回国的可能性,比50岁以上的人高7倍。

123
中国生物产业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他媒体,中国生物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及时联:rose.zheng@hnzmedia.com,我们将即时更正,谢谢!
评论总数:0 条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热点专题